小米美团们到底在急什么?

小米美团们到底在急什么?

时间:2018-7-19 作者:小兽

2000年3月底,当新浪CEO王志东率领路演团从香港出发时,纳斯达克指数还在5000点上方,市场正期待着第一支中国概念互联网股票的横空出世。

短短几天后,当他们跑完新加坡和伦敦,准备启程前往美国,大洋彼岸却已风云突变——微软被最终裁定违反垄断法,纳指当天暴跌7%,并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跌去了30%。

路演团里有人提出,是否要重新考虑上市进度,王志东略带无奈的回应道:“其实我也知道泡沫正在破灭,但怎么能不上呢?硬着头皮也要上。”

1

18年后的6月,当雷军满面春风的出现在香港香格里拉酒店时,迎接他的除了挤得里三层外三层的机构投资者之外,还有当日大跌2.7%,创出2015年以来新低的创业板,和再一次回到三万点以下的恒生指数。

因此当面对公司估值的各种质疑时,他是这样表态的:“这次550亿美元的定价,就是我也不想开价了,你们随便开吧。总不至于连550亿美元都不值吧?”

一个“总”字,心有不甘的感觉扑面而来。

550亿美元确实算得上“跳楼价”,因为三年多前最后一轮融资中,小米的估值已经达到450亿。

什么概念?也就是说,最后一轮融资加入进来的那些赫赫有名的投资者,管你是GIC还是厚朴,入场三年半统统只有20%的收益,折合年化收益率还不到6%。

去年底众安保险、阅文集团那一批新经济公司上市时的热烈氛围已是恍如隔世。当时公司管理层担心的根本不是上市价格,而是上市后会不会被炒太高。

那小米为什么不多等些时日,待市场情绪好转再上市呢?既然有不甘,为何要勉强?

2

小米尚未挂牌,美团接踵而至。

去年10月美团完成40亿美元融资时,王兴那句“如果我们想上市立刻就可以上市,但这不是最好的选择”还记忆犹新,转眼半年后,这家生活服务领域的独角兽已经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。

说好的太早上市对于一个充满想象空间的公司来说伤害比较大呢?说好的要打造和阿里腾讯一个量级的公司,现在的估值还远未达到目标呢?

听说当下王老板正率队奔走在国际投资者和大型科技公司之间,试图撑起600亿美元的IPO预期。

但对于2017年GMV(网站成交金额)还不到京东三分之一,净亏损却超过200亿人民币的美团来说,想直接获得比京东还高的市值,恐怕没这么简单。

如果估值达不到600亿美元,王兴还会选择继续上市吗?也许会学习雷军好榜样,喊出美团等于携程乘亚马逊的估值?

0731-23232323 发送短信